【专业视点】哪些中外因素将影响2018年中企跨境并购 (2018-3-13)

商务部1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实现投资1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29.4%,这是中国建立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制度以来对外直接投资最大的年度跌幅。“对外投资相关数据虽然同比下降29.4%,但我国非理性对外投资在去年得到切实有效遏制。”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商务参赞韩勇对此表示。

 

具体到跨境并购情况,据Merger Market(并购市场)最新数据,2017年中企宣布的跨境并购总金额约为1432亿美元,同比减少33%。而在2016年,中企宣布的海外并购交易总额达2131亿美元,同比增长142%。

 

安永1华北区并购交易主管合伙人朱亚明在接受采访时认为,2017年中企跨境并购同比降逾30%主要受政策因素影响,预计2018年中资海外并购将平稳增长,但同时诸多因素将提升2018年中企跨境投资的难度和不确定性。

 

2017年非理性投资得到遏制 

 

谈到2017年中企跨境并购的整体情况及特点,朱亚明称,2017年中企宣布的跨境并购总数量为583宗交易,同比下降16%。“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对外汇和对外投资监管的双管齐下使得跨境并购的非理性得到明显遏制。”他说,从行业看,整体呈下降走势,但在跟政策鼓励的方向相契合的行业领域,对外并购仍旧保持活跃,其中在四大行业上表现为增长,分别是:汽车运输、电力和公用事业、石油和天然气,以及生命科学。占全年中企海外并购金额比重60%的前三大投资行业排名(按交易金额计):一是汽车与运输(430亿美元),二是电力和公用事业(230亿美元),三是科技、媒体和电信(195亿美元)。

 

从地区看,中企海外并购近八成资金(1112亿美元,78%)投向欧洲、亚洲和北美。2017年中国对欧美并购投资规模出现下滑,但对亚洲尤其是东盟国家以及对大洋洲的并购金额显著增长。对欧洲并购总金额477亿美元,居六大洲之首,但同比下降51%;对亚洲并购总金额41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居六大洲第二,同比增长39%;对北美洲并购总金额224亿美元,居六大洲第三,同比下降66%;对大洋洲并购总金额19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416%。从地区角度来看,欧洲在中企对外投资中占据最大份额,分析其中的原因,朱亚明认为,近期中企跨境并购主要的诉求是国外的技术和市场,欧洲经济发达,特别是传统工业领域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中企要实现产业升级,要发展智能制造,欧洲国家相比美国对中企的投资审查相对要宽松;还有一个原因是:欧洲国家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辐射的国家范围内,很容易借此发展仓储物流业等行业领域,中企面向欧洲国家市场,在产能合作上,既能输入同时又能输出。比如,去年6月,中投公司成功收购黑石公司所拥有的泛欧物流公司Logicor,收购金额高达122.5亿欧元(约合138亿美元)。本次交易是欧洲不动产交易历史上第二大的收购行动,也是中国第四大的海外并购案。Logicor于2012年由黑石集团创立,是黑石用来运作和管理其在欧洲的物流公司。Logicor拥有600多处地产,仓储面积达1300万平米,其中70%以上集中在英国、德国、法国和欧洲南部地区,其客户包括亚马逊、DHL等。

 

朱亚明说,中企对亚洲国家并购交易额的增长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重点辐射国家为东盟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内涵中的“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其中的设施联通,在2017年的并购交易中,仓储物流领域都有涉及,比如去年7月,以万科集团为首的中国财团以116亿美元(约790亿人民币)收购了新加坡上市公司物流巨头普洛斯,该公司是新加坡物流业的巨头,其业务发展到了中国、日本、美国和巴西的116个主要城市,拥有并管理约5492万平方米的物流基础设施,管理价值近400亿美元的物流资产。在中国,普洛斯有园区252个,分布在38个主要城市,物业总面积2870万方,其中,完工物业1750万平米,计划开发1120万平米,土地储备1190万平米。“欧美国家对中企对外投资监管的加强,对于中企将投资转向亚洲国家企业起了促进作用。”朱亚明说。

 

美国是去年中企参与并购交易额下降最明显的国家,朱亚明说,原因是去年中国政府对资金流出加强管控,导致对美在房地产和娱乐业方面的投资并购出现下滑;同时,美国政府对中国投资加强审查,比如去年年底,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否决蚂蚁金服斥资8.8亿美元收购美国国际快速汇款公司速汇金(MoneyGram)(速汇金成立于1940年,总部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竞争对手包括西联汇款和Xoom等),显示了由于涉及到金融支付业务,美国对该项收购案显得尤为谨慎。“但美国仍是全球经济的领头羊,中美企业有很多互补的领域,我们对未来中企赴美投资并购表示乐观。”朱亚明说

 

“一带一路”倡议对跨境并购影响加深

 

“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对跨境并购的影响逐年加深,2015-2017年的3年间,中国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并购交易年复合增长率接近70%。2017年,中国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宣布并购金额逆势而上,达到创历史新高的490亿美元,同比增长84%,显示出“一带一路”相关市场蕴含的巨大投资潜力。

 

十九大报告将“一带一路”倡议写入党章,“一带一路”倡议成为国家长久发展大计,而非权宜之计,无疑将引领中企制定海外投资政策。朱亚明说,“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对中企跨境并购的影响刚刚开始,无论从行业还是地区的角度未来都将有更广泛和更深入的突破,如果说之前的投资并购还集中在‘五通’中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那么未来在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方面将有巨大潜力。”

 

地缘政治风险及东道国对中企投资的审慎态度将增加交易的不确定性

 

“2018年跨境并购将稳中有升”,谈到2018年中企跨境并购来自于中国政策方面的影响,朱亚明说,前不久,发改委公布了11号令,总结起来是“宽严相济,有放有管”,可以预见,国家对企业对外投资的监管思路非常清晰,即一是是否服务于国家战略及企业主业,二是要防范化解风险。他说,11号令在宽严两方面都将对企业跨境并购产生影响。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正在“一手抓规范,一手抓发展”,逐步建立境外投资管理的长效机制。

 

据了解,近期欧盟和美国都在立法层面强化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审查。2017年11月,欧盟委员会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访华期间曾表示,欧盟委员会近期已经提出了立法建议,将在欧盟层面强化对并购和外国投资的审查;同月,美国参众两院20多名议员联合提出一项旨在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议案,得到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理查德·伯尔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德文·努内斯的支持。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去年11月初提出有关CFIUS审查新规的草案,如按现有文本通过,预计将对中企对美并购产生较大影响。CFIUS的审查范围扩大造成了交易的不确定性增加,从目前提出的美国CFIUS改革法案草案来看,审查趋紧主要体现在该法案将急剧扩大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限,并将对高科技领域的各类交易造成影响。

来源:中国对外贸易杂志

 

地址:广州市天河路351号广东外经贸大厦15楼 电子邮件:APGEI@163.net
电话:020-38847935 38847863 38863542 传真:020-38847360
Copyright @ 2004-2008 APGEI,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73285号